越南縱貫線(六之一):溫暖滿車,順化到河內

離開順化的這天早晨,狂風暴雨。

退房後,叫了一輛計程車去火車站。

「Train station, please.」司機點了點頭,車子往前開一會卻往火車站的反方向轉去。

「No! No! No!」我重複說「Train Station」,司機點頭如搗蒜,我很確定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Train Station」。

「Ga Hue」,我改說越南話,這下他倒是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

我長嘆一口氣,拿出火車票給他看,他端詳了一會,終於知道我要去哪裡了。

抵達火車站,司機笑瞇瞇得對我比火車站左手邊售票的那棟建築。我以為他要我先去買票,我搖手跟他說再見,拉著行李到火車站的候車廳。

候車廳不大,裡面的售票處也沒有人,幾個乘客零零散散得坐著,我一走進去,大家都盯著我看。待了一會,覺得怪怪的,又走了出去。拿火車票問了車站的工作人員,才知道原來真的要從售票那棟樓進站。

等火車。對面月台往西貢的火車先來了,那應該是統一鐵道上速度最快的SE3。

等火車時,這位會說一點中文的開朗越南女生跟我聊天。她知道我來自台灣,立刻露出非常驚喜的表情,告訴我她曾經在台灣工作過兩年多,非常喜歡台灣,台灣人很好,還開始如數家珍地唸出她在台灣到過的地方。看著她真誠的笑容,我想到部分台灣人對越南人的一些偏見,覺得很心虛。

我要搭的火車,進站了。

這列火車是TN2,每天上午10:05從西貢出發,要到第三日凌晨3:05才抵達河內。從西貢到河內的1726公里要費時41小時,是統一鐵道上最慢的一列火車,速度最快的SE3/SE4只要花29小時。

我喜歡看流動的風景,所以刻意挑了這班白天最長的列車。

硬座的窗戶真的是可以打開的。就是這個畫面,讓我懊惱了好久。


TN2這列火車只有一節3等硬臥,其他全部都是無冷氣硬座車廂,也沒有餐車。

越南的硬臥跟軟臥一樣都是包廂式的,每間包廂有門可以從內部上鎖。只是軟臥是四人一間,硬臥為六人一間。

這節硬臥共有七間包廂,不過後面三間包廂是乘務員在使用。

越南的火車車廂比較窄,走道上沒有保留活動座位。下鋪的高度雖然比中上鋪來得高一些,但是依舊無法坐直,所以白天的時間,大家都把中鋪拉起,坐在下鋪的床位上休息。

圖中的木頭櫃門可以拉起變成用餐的桌面,內有櫃子可置物。

我的床位是上鋪,唉!

中國大陸的火車硬臥是非包廂式的。上鋪的高度雖低,但是從床尾攀爬上去還算輕鬆。而越南的硬臥是封閉包廂,你只能從床側攀爬。兩隻腳必須橫跨兩邊的中鋪才穩得住身,再側翻進自己的上鋪,超級辛苦的。

當初購票時,我的紙條上明明用英文跟越文註明了我要下鋪,結果還是給我一張上鋪。後來從河內到南寧的軟臥,我想要買上鋪,倒是給了我一個下鋪。

跟我同包廂,共度這十九個小時的有六人,親切的越南婆婆和她的兒子(大叔),一對越南年輕夫妻和他們的一雙兒女。

我把上了鎖的行李箱放在下鋪床底,隨身大包扛到我的鋪位,用毯子蓋起來,放在近窗的角落。除了筆電外,其他的貴重物品還是放進隨身小袋。

大叔很親切得要我坐到他跟婆婆中間的位置,用越南話加比手劃腳跟我聊天。一開始我還有點拘束,不敢離開包廂,後來走出包廂,卻躲在角落觀察是否有人趁我不在包廂就起身翻我的東西。看了一段時間都沒有異樣,我才放心得亂逛。

同包廂的年輕媽媽跟調皮的小男孩。年輕媽媽會說一些簡單的英文單字。


硬臥車廂內的洗手間跟廁所。

硬臥車廂內的鐵道員休息室。

年輕爸爸跟他的小女兒。

他們是一對看起來很有教養的夫妻。一開始,大叔鬧著要我幫他們跟孩子拍照,他微微舉起右手掌表示拒絕,之後也都跟我保持著客套的距離,幾乎沒有交談。

婆婆從籃子中拿出一個小盒子,揮揮手要我過去~

原來是吃檳榔,這個我知道,我可是台灣人。

不過婆婆的檳榔是自己從原料開始DIY。把材料放到那個小罐子內,用力搗碎後再吃。婆婆很愛乾淨,隨身攜帶一個半截保特瓶,檳榔汁就吐在保特瓶內,大叔一段時間就幫她拿去倒掉。

吃完檳榔後,婆婆從塑膠袋中拿出一些乾燥植物(右上圖),在牙齒上來回摩擦。年輕媽媽指著那些乾燥植物,對我比出抽煙的樣子。

大功告成!婆婆露出漂亮的黑牙齒。

染齒是越南京族的傳統。過去,京族以牙齒烏亮為美。當男男女女十幾歲開始染牙,就代表可以結婚了。

藏在婆婆的黑頭巾下,是相當有特色的盤頭。我本來想要婆婆幫我盤一個跟她一樣的髮型,但是比手劃腳了半天,婆婆都不懂,最後反而是湊過頭來,跟我一起自拍了一張。

婆婆請我吃的紅瓜子。瓜子小,不是很容易撥開,沒什麼味道,倒是吃完之後弄得手都紅紅的。

講到吃瓜子不能不提一下,越南的火車比中國大陸的火車乾淨太多了。當我吃瓜子時,大叔還拿了衛生紙讓我放瓜子殼,吃完瓜子後,立刻就把垃圾拿去車廂內的垃圾桶棄置。不像大陸人在火車裡吃瓜子,瓜子殼就亂丟在地上,好一點的也就是把瓜子殼積在桌上的鐵盤子裡,每次火車晃動時,我都很害怕瓜子殼會灑到我身上。

到硬座車廂逛的時候,正好遇到列車員在打掃。地上的垃圾看起來不多,就是一些灰塵跟小東西。而搭大陸火車硬座時,哪一次打掃不是像一條垃圾河從眼前流過。

餐車來了。

列車員過來逐間詢問是否需要訂晚餐,右圖是訂餐收據。晚餐一樣是一份25000 VND。

到了Dong Hoi火車站,火車停了下來。

大叔跟年輕爸爸下車抽煙,我在窗邊拍照,大叔揮手要我下車。

下車時,正好看見我們的紅色火車頭往前開走了。

打赤膊的接貨工人發現我在拍照,還跟我行了一個軍禮,可惜被路人擋住了。

原來是換火車頭耶~不知道為什麼要換火車頭。

路邊的樓房。

很典雅的墳墓。有圍牆、有照壁,還立了忠孝兩個大字。



鐵道邊,散落的枕木。


在包廂裡,大叔好幾次問我是不是到河內,我說是。他比了比自己,表示他也到河內,又對我比了比對面的年輕夫妻,作出離開的手勢,然後又比了從上鋪下來的手勢。我一直以為是指晚一點他們一家人就要下車,我可以換到下鋪來,心中竊喜。

後來年輕媽媽在整理行李時,拿了這份報紙給我,我這才知道原來前幾天的大雨這麼嚴重,連鐵軌都被淹沒了。想起剛剛看到的枕木,看來越南鐵路局也是很有效率的。

一直到這時,我對於即將要發生的事情,渾然不知。


【相關文章】
越南縱貫線(六之二):溫暖滿車,順化到河內

Related Articles

5 則留言:

  1. 這火車的廁所看起來比台灣的還乾淨!

    回覆刪除
  2. 想請問,你搭乘的這種硬臥車,要多少錢呢??
    我下個禮拜也要去坐呢~~

    回覆刪除
  3. TN2順化到河內這段硬臥是越幣324000,我這次越南行的所有花費可以參考這篇http://beijingfox.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2391.html

    回覆刪除
  4. 請問順化到河內,你搭了幾個小時的車啊?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