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球降落地球事件簿


▲小毛球,中山醫院幫拍的沙龍照,出院時的意外驚喜。

2013.09

30週。

30週搭飛機回台灣待產。

小毛老早就計畫好要休一整個月的假陪我生產和坐月子,為了能有更多的時間與我們家的新成員多多相處,訂了預產期前三天的機票,許多人都說這太冒險。尤其是聽說男寶寶性子急、提前報到的多,但我們不為所動,堅信持續跟肚子裡的小毛球溝通,應該能夠獲得圓滿的結果。


預產期前五天。

中山醫院例行產檢,內診,開一指(2公分)。
(驚!完全沒有感覺耶!)

內診超級超級痛的,我當場飆淚,緊緊握住拳頭、咬住嘴唇,不然可能會忍不住踹醫生一腳。

當天回家就落紅了。
我覺得,這個落紅根本就不是自然的產程,而是外力導致的吧。

整理好衣服,回到診間時,羅醫生笑笑得跟我說,
我幫你預約十天後回診做超音波,直接到地下一樓報到。不過我覺得你撐不到那時候,應該很快就會來醫院找我了。
(讓我們拭目以待)

(我默默得在心裡對小毛球說:不可以喔,我們要等爸爸回來,下禮拜還要陪爸爸做全身健康檢查,你得拖過預產期才能來地球報到,乖。)

離開醫院,想吃豬排,散步到sogo復興店吃杏子豬排。

在忠孝敦化路口等紅綠燈時,一陣狂嘔。
旁邊的婦人很關心得問我需不需要協助,看到我肚子已經那麼大時,突然露出超驚訝的表情。

我尷尬得笑說,「都快生了還在害喜,好慘啊。」「而且也沒有少胖一點。」


    大肚婆,華山藝文特區。

預產期前三天。

我們幸運地按照原訂計畫,等到小毛回台灣。

中午去華山藝文特區走走,在自助餐店竟然看到失聯十多年的大學學長,大肚婆的第一反應竟是轉身躲起來,胖太多不想見人。話說我那天就算跟學長打招呼,他很可能也認不出我來,「小姐你哪位?」

晚上散步去同安街巷內的野草居食屋大吃一頓,
我好。想。喝。啤。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預產期前兩天。

Weichi約了到她公司拿嬰兒床,他老公順口問我,什麼時候要生啊?

「上禮拜就開一指了。」

「你你你好好坐好,不要亂動。」

我笑。


▲大肚婆,自拍於健檢中心。

預產期當天。

一大早,陪小毛去做一整天的全身健康檢查。

我買了好多零食跟壹週刊,準備在專屬病房裡野餐。

還帶了腳架、換了衣服,想趁沒人的時候自拍孕婦照,結果被開門進來的護士看到,好糗。

「你肚子好大喔,預產期什麼時候啊?」

「今天。」


預產期後五天。

中山醫院超音波。

懷孕期間在禾馨、中山,還有北京的醫院產檢,健保給付的那一次超音波檢查一直沒用到。很開心小毛球有聽媽媽的話,讓我們打破羅醫師的預期,還可以來做產前最後一次的超音波。

這次有小毛陪著我,終於不再是一個人。
(我真的很好奇,為什麼每次去產檢,看別人幾乎都是夫妻一起出席,大家的假都這麼多嗎?有時候還得承受護士一再詢問「你先生沒有來啊?」「沒有其他家人陪你嗎?」,奇怪,做檢查的醫生、被檢查的是我,一個人去很奇怪嗎?)

羅醫師的超音波檢查超詳細,怎麼感覺講得比我自費在禾馨跟台兒做的高層次檢查還要多。

檢查時,羅醫生還問了我跟小毛的身高。

「奇怪!175166,那寶寶應該長得很高啊,但是大腿有點短!」
(驚!)(小名取得真好,小毛球、圓滾滾、腿短短

出超音波室後,羅醫生表情很嚴肅得在研究數據。
「羊水有點少了,寶寶沒什麼大。」

(啊,那怎麼辦?)

之前產檢時,我問過羅醫生一個蠢問題。

由於我預產期前後我家大樓正好要更換電梯,當時很擔心阿球還沒出來,工程就開始進行的話,該怎麼辦?所以我就問羅醫師萬一遇到這樣的情況,我能不能提前一兩週催生?

當時羅醫師很有耐心得跟我解釋,什麼叫「瓜。熟。蒂。落。」簡單翻譯就是小孩自己會抓時間出來,時間還沒到,你也別急,也別想叫我幫你催生。所以我就認命得先去預訂旅館以備萬一,好在小毛球趕在換電梯之前報到,省了一筆額外的開支。

(不過,現在的情況是怎樣,羅醫生一直不講話。)

我小心翼翼得問:「所以,要催生了嗎?」

「恩,你明天早上來報到吧,越早越好,八點。」

終究還是要走到了這一步。

我老是跟肚子裡的小毛球碎碎念,千叮嚀萬叮嚀要他不要挑這天生出來,也不要挑那天生出來。

結果好了,現在他小子該出來不出來了,只好靠外力了。

「聽說催生會很痛苦,而且不是一催就生的,有的人一催就催個一兩天,我們要有心理準備。」我跟小毛說。

為了迎接明日的挑戰,我們決定來個雙人KTV,為自己好好充個電。

等小人兒來地球報到後,不知道要隔多久,才有可能全家一起K歌。


    感謝星據點,給了我們超大的包廂,孕婦光著腳在沙發上走來走去、跳來跳去,但很快就氣喘吁吁,還不顧形象得得把拖腹帶直接綁在衣服外面。



預產期後六天。

很開心得唱完歌,我拍拍自己的大肚子說:

「好啦,小朋友差不多該出來了,媽媽不太想催生耶,你要不要自己出來?」

回到家,檢查了一下已經準備好的醫院待產包跟月子中心包,早早就寢,準備迎接明天的挑戰。

半夜兩三點,肚子痛,想大便。

在床上翻來覆去,痛到難以忍受,起身到廁所蹲著沖水緩和疼痛。

是陣痛嗎?還是懷孕後期以來一直困擾我的便秘?

落紅從十天前那次內診以來就斷斷續續,破水?沒有啊。

搞不清楚是怎樣,反正就是很難受。反覆著疼痛、滾床、沖水、回床上痛、在床上滾、到廁所沖水 N次。(然後在我身邊躺著的那位仁兄,完全沒有被我吵醒,依舊很陶醉得打他的呼、抱他的被子。)

漸漸的,我發現疼痛好像是有規律的間隔,10分鐘、8分鐘….,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陣痛。耶!我終於等到你了!

凌晨五點,陣痛頻率已經不到4-5分鐘一次,我想差不多了,我搖醒某人:「誒,我要生了,要去醫院掛急診。」

「啊!啊!」驚訝只維持了一秒,他很快就恢復了冷靜&犀利的眼神,迅速得拿起待產包、打電話叫車,好像這一切原本就在他的掌握之中。

凌晨五點

搭計程車,抵達中山醫院急診室。

「我們跟羅醫生約了早上八點要來催生,但我現在陣痛四分鐘一次了,」我有點緊張,更多的是疼痛。

經驗老道的護理師當然一點也不急,很親切得帶我到一張病床躺下、拉上布幔、綁上監測器。

內診開兩指,收。

早上六點

待產房終於準備好了。

醫院的阿姨推輪椅過來,要我坐輪椅,她推我到房間。

「沒關係,我自己可以走,」是長輩怎麼好意思,結果才走了兩步就腳軟,小毛又要提行李,只好很不好意思請阿姨再把輪椅推過來。

到病房一看竟是雙人房!(暈倒)選中山醫院生產就是因為幾乎都可以住到單人房,結果今天竟然爆滿,只剩下雙人房。

如果都是待產的還好,偏偏隔壁床是剛剛生產完的媽媽,還有母嬰同室的小baby。隔著布幔,隱隱聽到媽媽睡不好有些微慍,小嬰兒不時啼哭,爸爸又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即使越來越痛,我還是一直擔心吵到他們,只能忍耐、忍耐、再忍耐。


▲一開始還能打起精神自拍合照。


▲很快就痛到不行,盡量忍忍忍。

早上七點四十分

隨著痛度的增強,已經無暇顧及他人。

老早就催促小毛去跟護士說我要打無痛,羅醫師來看了一下同意,但是等麻醉醫師等了好久,一直到七點四十分才終於打好麻醉針,並教我如何使用右肩上的控制裝置。

每隔4~5分鐘一次的陣痛,如果在打無痛前的痛度有8,打無痛後迅速降為3。雖然還是清晰得感覺到痛,但尚可忍受,至少讓我能夠憋住以免吵到鄰床的小嬰兒。

但是,

麻醉針的效果只作用了:

第一個五分鐘,陣痛,還可以,比剛剛緩和多了。

第二個五分鐘,陣痛又來了,可以忍受,憋氣,喘氣。

第三個五分鐘,啊啊啊啊啊!!!!!
又跟之前一樣痛了啊。

我克制不住,大叫了起來,叫小毛趕快出去叫護理師來幫我內診看是不是全開了。

小毛第一次跑出去又回來,跟我說,護理師說等有要大便的感覺再跟她們說。

「要大便了!要大便了!」

「現在就是啊,」我拍打小毛叫他趕快去找護理師。

這次一驗,果然瞬間就開過四指了。

簡單說,我花了8000元自費打無痛分娩,

只有效讓我減痛兩次陣痛總共十分鐘的時間。

但是,我覺得這個錢花得超。值。得。

在經歷連續陣痛、彷彿將墜入谷底的無間斷折磨,如果不是有這短暫的喘息,如何有氣力和勇氣繼續將下來的產程。

早上八點

疼痛難耐,肚子裡的外星人真的要坐大便號太空梭抵達地球了。

在不知道說了多少次「真的要大出來了!」之後,我得到恩准可以離開雙人房,提早進入樂得兒產房。小毛也跟我們一起進去,負責拍照。

過程中,隱約看到有其他護理人員探頭觀望,有人說:「她在這邊不敢叫」。

進入產房後,又是一陣奮戰,

腰痠到不行。

這時候終於可以放聲亂哭大叫,「我不行了啦,」「我沒辦法,」「不要生了

小毛在一旁一副想要笑出來的表情,真的很想扁他。

一開始羅醫師有進來看一下,說很好繼續加油就出去了。

接著在護理師的幫助下,呼氣、閉氣、用力*N次,終於看見十元硬幣大小的頭髮。小毛還被叫過去看,「看到了,看到了。」

終於等到羅醫師進來接生。

不過他只是環抱著雙手,和護理師一起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我,鼓勵我繼續加油。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心裡有一千個、一萬個疑惑。痛都快痛死了,為什麼沒人幫我一把,看是要壓肚子,還是要用扯的把外星人拉出來都無所謂,我快不行了。

將近九點,血淋淋的外星人安抵地球,以響亮的哭聲向地球人問好。

體重3075公克,身長50公分。

羅醫師幫我處理胎盤和縫合傷口時,我痛到扭來扭去還被唸了,但真的是很痛才動來動去。


    左肩上黃色那個東西是輸送麻醉的按鈕。

打完麻醉後不久就送入產房,一直到生完我才想起來,不是說開到八公分就要關麻醉,免得出不了力。結果沒有耶,大家都忘記這件事了。


▲值得紀念的歷史一刻,外星人小毛球降落地球,特以拓印版留念。


▲護理人員幫小毛球清洗身體,之後就把他抱過來讓我抱抱,並協助含乳。


看到小毛球的第一眼我心想:小外星人啊,原來你長這個樣子,有鼻子啊(鼻子的事情,容我日後有空再說)。


小毛球以他的星球固有的招呼方式跟地球的媽媽問好,不停地戳我鼻孔。




大功告成!

小毛球被護理人員帶去做進一步的檢查,我悠閒得在產房裡吃甜點、玩ipad(醫院有免費的無線上網),等待轉進病房。

小毛很開心得說,我們昨晚去KTV唱歌,然後小毛球就生出來了,他是在音樂聲中降臨地球的寶貝。

我有點心虛,希望小毛球不是因為媽媽唱歌太難聽,才嚇到趕緊跑出來。



Related Articles

2 則留言:

  1. 看完全篇只有這句「沒有少胖一點」印象最深 XDDDD
    你媽看完會念你小氣,不讓她去陪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媽來,我就更不敢叫了。說不定她又哭了,我還要安撫她。

      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