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柔】新紅資避暑山莊(三):官地村的租界

(官地村僅存的一塊公共親水空間)

訂房前,已經在tripadvisor中國官網看過其他旅客對新紅資避暑山莊的評價,知道當地人對山莊頗有微詞。只是我們沒有車也不會開車,只想找個度假村好好放鬆一下,還是來了這裡。

新紅資避暑山莊所在的官地村不大,以雁棲河為界分為上官地和下官地,全村僅56戶,142人。因為風光明媚,又離懷柔市區不遠,很早就開展了農家樂,現在除了少數外來戶之外,幾乎家家戶戶皆以餐飲旅遊接待為業。

一樣在官地村,卻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旅遊形態。

山莊的腹地很大、房舍很少,搭著接駁車來到這裡,就是閒散得在園子裡散步、看書、爬爬野長城。蟲鳴鳥叫,乍看之下像個世外桃源,但樹林那頭、雁棲河彼岸,不斷傳來刺耳的喇叭聲和走調的卡拉ok聲,毫不留情面地劃開這清淨的假象。

官地村早期的民居大多是「連二屋」,敞院內只有正對大門的正房,門進去是過道和爐灶,兩側各有一個大連炕的房間。開展民俗旅遊後,大部分的院子鋪了地磚或水泥,廂房蓋起來,正房也改建成二層。各家各戶的院子原本就不大,隔了幾間客房對外出租,剩下的空間就是讓遊客用餐和停車之用。大部分的遊客除了就近爬爬野長城外,幾乎都是自駕遊,先在附近玩完後,再到官地村吃飯、住宿、唱歌,隔天一早又開車離去。

走出山莊,沿著雁棲河散步。抬起頭,就望見兩側山巒上的長城,但一邊是吵雜擁擠的農家樂,另一邊是將遊人和水岸相隔的圍牆屏障。憑什麼那些美好的自然資源都被少數人所壟斷,我也有這樣的困惑和不解。

官地村有三大租界,皆在雁棲河畔的河套低地:

其一是我們這次住的新紅資避暑山莊,位於官地村口、雁棲河兩岸,是對外營業的度假村和山莊主人的私人別墅。農家樂的一間客房大概人民幣50-200元,而這裡最便宜的房間一晚要將近1300元。沿著村莊主路的山莊西界築起了仿長城樣貌的微型城牆,將河畔風光據為己有,隱於城牆和茂密的樹林之後。

官地村正好位於兩道長城所夾之山壑間,河東岸的這段野長城要從山莊內的小路直上,像是獨有秘境,外人可以來爬,但是必須小心翼翼得跨過河床來到山莊一隅。 

(官地村主路旁,新紅資避暑山莊所築的圍牆)

其二是山莊對面的三間私人別墅「官地人家」,在河西岸、主路旁沒有築牆,而是搭起了看得到河景但摸不到河水的鐵柵欄。

(官地人家)

其三是,下官地連接上官地的橋梁旁,上官地靠近河畔的一塊30畝的土地,被租給某家園林公司使用。他們在公路橋旁建了一座吊橋,吊橋側用密密麻麻的繩子纏繞,實際上也是將河岸風光與村民和旅客相隔絕。

橋那邊的山坡上有塊像是佛像的巨石,我隔著繩牆左顧右盼,依舊無法確定那是面容已經模糊的佛像,還是只是普通巨石。

(繩牆)

在官地村最有名的農家樂吃了晚餐,栗子燒肉沒有想像中好吃,但是這段晚餐三個菜只要90元,還不及新紅資避暑山莊一客brunch的價格。我們帶著諸多困惑,離開喧鬧的街道,回到山莊。


為什麼大片的沿河土地都被私人佔據?

是什麼人,通過怎樣的過程,付出多少錢,才取得河套地出的使用權?

這些用土地換得的金錢是被少數人所取得,還是有回饋到個別村民身上?

很幸運的,回家後我在網上買到了劉伯英、羅德胤、李匡所著的《長城腳下 官地人家北京懷柔官地村新農村規劃建設的實施與思考》一書,這本書是2004年官地村被選為北京市舊村改造試點村後的規劃報告及後續追蹤,解答了我的諸多疑惑,又帶給我更多的訝異。

中國的城鄉二元體制下,國家財政支出在城市和農村間存在著嚴重的不平衡,農村公共建設、公共衛生、集體福利的費用都必須由村集體自籌。1980年代,官地村曾經辦過飲料廠,工廠倒閉後,逐步走上以出租土地一次性換取大筆集體收入的不歸路。

最早出讓的一塊地是毛仲田擔任村書記(1989~1994)時。鄉旅遊公司介紹一家隸屬於國防科工委下的出版社,以35萬元的價格購買了包括15畝耕地在內27畝土地,這屬於國家徵用性質,土地不再屬於集體。後來這塊地很快又轉讓給新的投資者,也就是現在的官地人家。(注意:村集體的地被國家徵用,又莫名其妙轉給私人

毛仲山當書記(1995-2003)時,再將下官地約50畝河套地和山坡地出租給現在的新紅資避暑山莊,上官地約30畝河套地和山坡地出租給園林公司,租期都是五十年。

書中提到新紅資避暑山莊這塊地每年可以給村裡帶來平均7-8萬元的收入,這是約末十年前談定的價格。十年過去,當年的八萬元現在看來真的很不值錢。以8萬元計,平均一個月6666元。這個價格現在在北京市區,三環邊上,還租不起一間78平米的一居室。而山莊和官地村一簽約就是五十年。

山莊裡的客房數不多,不過9-10間。我們入住的那天正值連續假日第一天,房間也沒住滿,平日的住客可能更少。本來我很困惑來的人這麼少,如何永續經營這麼大的山莊、這麼多員工?看了書,我才稍微有點明白。

村民和山莊的齲齬主要是對山莊圈佔河道、霸佔公共景觀的作為感到不滿。但是從承租方的角度來看,租地是為了蓋私人別墅或度假村,誰願意自己的隱私都攤在眾人目光之下、閒雜人等可以自由出入自己家的範疇。如果村民對這樣的結果有意見,當初就不應該將河岸兩側一併出租。

河套地帶的出租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卻同時解決了村集體的資金缺口。由於下官地和上官地河套地區這兩片土地有部分是村民原先的責任田,因此土地出租後,以一人一年八百元的價格,一次性發放給全體村民25年的口糧錢,兩萬元。後來的舊村改造行動中,村集體又從這筆錢中撥款補助參與改造的村民。

官地村旅遊發展的困境是來自於制度上的缺失,而這個缺失又造成官地村明知這樣做不好,但是又禁不住一再飲鴆止渴。

規劃方案擬訂時,村民對出租土地的反感已經充分表達,規劃者在所剩不多的公共用地下提出規劃,將長城腳下四十多畝地規劃為採摘園,強化官地村對遊客的吸引力。但是後來這塊地還是出租給外來投資客興建高檔別墅和四合院。至此,官地村只剩下平均每人0.01畝的自留地。

京郊最早的民俗旅遊就開始於官地村,現在的官地村也依舊熱鬧。但除了被明文禁止攀登(雖然每天都有人在上面走)的野長城外,絕大部分的河畔景觀、公共用地都已經長期租賃給外人。這樣的盛況還能維持多久?實在不敢再想了。

「保護文化遺產,請不要攀登未開發長城。」

但是不爬長城,官地村實在沒什麼可以玩了。


懷柔到神堂峪的車有經過官地村。旁邊的鐵柵欄就是官地人家在河畔圍起來的。

官地村內一般農家樂的樣貌。


公路旁,有一間典雅的農家樂,門樓很漂亮。



官地村內,公路旁的私人會所。

長城腳下,原本規劃為採摘園的土地,現在都租給外人蓋了別墅。

漂亮嶄新的四合院都是外來戶蓋的。


僅剩的一塊水域,風光明媚,可以想見當初為什麼京郊第一家民俗旅遊會出現在官地村。




參考書目:
劉伯英、羅德胤、李匡,2007,《長城腳下 官地人家北京懷柔官地村新農村規劃建設的實施與思考》,清華大學出版社。

延伸閱讀:
【懷柔】新紅資避暑山莊(一):環境與房間
【懷柔】新紅資避暑山莊(二):吃早餐、爬野長城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