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昌小火車(一):中原最後的窄軌客車

2011.08

原本計畫六月份、麥收時節來到許昌,在一片的金黃的麥浪中,慢慢晃到中原之腹。六月時,妹妹來了北京,陪她走了趟山東,一直在八月才抽出時間來許昌,差一點就錯過了最後的許昌小火車。

許昌小火車是河南的地方鐵道,軌距寬度僅76.2釐米,只有中國國鐵準軌143.5釐米的一半。正式名稱為禹鄲鐵路,是一條單線鐵路,從許昌西邊的禹州開至東邊的終點站:周口鄲城。禹州到許昌的這段鐵軌已被拆除,僅存許昌到鄲城這段165公里的窄軌往返最後的客運班車。

出發前確認了小火車不分晴雨,依舊每天清晨七點準時從許昌小火車站發出,立刻買了北京到許昌的軟臥,清晨五點半抵達許昌。天色仍黑,我不想搭車,獨自從火車站慢慢走到文峰北路、三八路交叉口的許昌小站。許多老人在離許昌小站不遠的文峰塔下晨練。

許昌小站藏身於顯目的裝飾建材廣場後方,我先走過了頭,才在路人指點下折回來。掛著褪色海報的售票處還無人上班,破舊的車廂沒有車頭,孤伶伶得停在長滿雜草的鐵軌上。月台旁有推著生鏽鐵製嬰兒車販售飲料零食的老婦人,幾名男子聚在售票處旁邊抽煙邊聊天,背著手、駝著背的老漢繞到車廂的另一側草地裡小解,一位笑瞇瞇的大嬸在車廂旁作早操。

「這草都這麼高了,火車還開嗎?」我問大嬸。
「有,車頭等下就來了。」大嬸笑得更開了。

六點半站務人員終於到了,但沒有乘著車頭而來,還帶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噩耗:「今天火車不開了,前方的鐵路橋斷了!」

好像尋常事般,那些跟我一起在月台邊等候的人們,不發一語,默默散去。只有我留在原地,一腦子疑惑:鐵路橋斷了?在網上看過的許昌小火車照片裡好像不記得有鐵路橋,不知道是鐵橋還是磚橋?近日也沒聽說有地震、也沒發大水,怎麼橋會突然斷了呢?

我問站長,他沒有多說,只是搖搖頭。

「昨天這個火車有開嗎?」站長點頭。「那明天會開嗎?」站長搖頭。「後天呢?」還是搖頭。「那大概需要多久才會修好?」「這可不一定。」

千里迢迢跑這一趟,沒搭到小火車實在太不甘心了。我跟站長說我到鄭州轉轉,如果鐵路橋修好了,請他務必通知我,他答應了。

我先到鄭州垂悼上個月底剛剛停駛的滎陽磚場蒸汽小火車,等不到許昌小火車復駛的消息,決定先去洛陽逛個兩天再看看情況,沒想到才到洛陽安頓好就收到站長傳來的簡訊:「明天七點發車。」我一看傻眼,晚上九點才跟我說明天發車,已經沒有車可以從洛陽趕回許昌,更慘的是,站長告訴我,以後小火車不會天天發車了,我只好拜託站長下次提前兩天跟我說。

總共等了一個禮拜才見到我朝思暮想的許昌小火車。近半年後,跟網路上新認識的一位鐵道迷聊天時,他突然問我:「難道你就是那個傳說在許昌等了一個禮拜才搭上火車的女生嗎?」唉呦喂呀,什麼時候變成了傳說。

註:20122月再訪許昌,這個中原最後的窄軌客運列車已經基本停運。只有每週四(有時候會更動時間)發出一班檢查車或巡道車,不再收費,也不再開至終點站鄲城。站長表示,至多半年,許昌小火車將永遠沒入歷史。

夜裡的國鐵許昌站月台。

其實許昌小火車站離許昌火車站不遠。從許昌火車站出來沿著站前七一路前行到文峰北路口右轉,再走不遠就可以看見裝修建材廣場後方的許昌小火車站。

照片為七一路、文峰北路口的圓環。

圓環旁矗立著許昌地標:文峰塔。建於明萬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是全國重點保護文物。

在中國,不論大小城鎮,都一定會有的建材廣場。

一不小心就會錯過的許昌小火車站。

第一天到許昌,離開火車站時老婦人問我:火車怎麼不開了。我告訴她,站長說鐵路橋斷了,要修好幾天。她一臉困惑,說要去問清楚(其實我也很懷疑一開始就沒有鐵路橋斷掉的事實,那只是小火車考慮減少班次的拖詞),還邊喃喃自語:「這樣我以後不要來了」後來兩次再來許昌小站,也真的沒再見過她。

許昌小火車站房。

長滿雜草的鐵道。這是禹鄲鐵路上最大的編組站,有八股車道。


客車的木門。

客車廂內保留了木製相親式座椅、木製小桌、木條地板,彷彿走進了時光隧道。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許昌小火車
許昌到鄲城沿途經過的各站。

旅客列車價目表和時刻表。小火車附帶敞車一節,自行車以一人票價計,架子車、三輪車二人票價,電瓶車、摩托車三人票價,三輪摩托車五人票價,牲畜按大小頭計算價格。

今天小火車終於要開囉!

人、車一起搭火車。

清點托運貨物。

把單車放上敞車。


車頭從機務段駛來。


今天發出的列車編組四節,由內燃機車頭、封閉式的型包車、木造客運車廂和貨運敞車構成。


人工接鉤。

出發!從許昌站駛出的小火車沿著許扶運河,鐵道兩旁是茂密的樹木。這些樹木很久沒修了,火車經過時,許多樹枝直接從窗外插入窗內,凌亂的樹葉在車廂內漫天飛舞。

沒有護欄,減速、鳴笛後,小火車直接駛過無人看守的大馬路。

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遠方好像有人跳上行駛中的小火車。

售票處不賣票了,一律先上車後,由乘務人員從門邊逐步向內售票。

賣到我這邊時,突然有個男子伸手插過來說:「三個人。」乘務人員很瞪大眼睛回看,問他從哪冒出來的?男子笑笑說,剛剛在道口跳上火車的。

硬板車票沒了,連印刷好的薄紙車票也不用了,隨便撕一小條紙片寫上起迄車站和人數,就算是憑證了。

最後的中原窄軌客車,以時速25-35公里的速度向東行。

Related Articles

5 則留言:

  1. 回覆
    1. 可能只是想哪來的傻蛋吧...

      刪除
  2. 太酷了~傳奇呀!:-) 話說小火車裡面真是太可愛了!!

    回覆刪除
  3. 那售票員的字寫得真好看
    莫非練過書法??

    真羨慕能把字寫得有書法氣..

    Kevin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而且是在移動的火車上寫呢,超厲害的

      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