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北京銀杏黃(二):潭拓寺小貓的慵懶秋日午後

2011.11

這裡是潭拓寺。傳說「先有潭拓寺,後有幽州城」的京郊古剎。

立冬過後的第二天,毗盧閣前原本金燦燦的兩株銀杏樹和兩株娑羅樹像事先說好似的,各有一株風華落盡,另一株卻依舊枝繁葉茂。有趣的是,銀杏樹是東側的帝王樹先看破紅塵,脫下身上的黃袍,而娑羅樹卻是西側的先鼓起勇氣以赤裸裸的真面目見人。

我們小貓搞不清楚你們人類那些又臭又長的歷史故事,我只知道柵欄裡,白果樹下,秋日斜陽,這是我們小貓專屬的幸福園地。人類總是皺著臉、透過一個方盒子對準我們,懶得理你們,我只想好好享受這最後幾日的夢幻天堂。

又聽到有人在旁邊發出荒腔走板的喵喵聲,忍不住微微張開原本閉著的小眼睛,還來不及轉頭尋覓,一陣秋風襲來,剛覺得有點冷,朦朧間即見如夢似幻般的黃葉紛紛飄落而下,落在我身旁、蓋在我身上,哪有比這裡更美妙的地方。

不去想了,繼續睡吧。喵。

潭拓寺裡最出名的兩株銀杏就是,毗盧閣前這兩株。右邊比較高大、葉子已掉光的是帝王樹,樹齡上千年。左邊仍長滿黃葉的是配王樹,樹齡六百多年。通常廟前的一對銀杏都是雄雌成雙,但是潭拓寺這兩株卻都是雄樹。










北京常常可見喜鵲,潭拓寺的喜鵲似乎比市區裡看到的都來得大。



從最高處望向黃澄澄的配王樹。

在銀杏樹前還有兩株一樣會轉黃再落葉的娑羅樹,又稱七葉樹。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