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民宿】野銀部落,262傳統屋民宿

2011.09

大雨持續下著,海風呼呼得吹,這兩天船都進不了蘭嶼,小飛機也多半會停飛,街道上的遊人甚少,連民宿主人開的餐飲店都沒有開門營業。我慵懶得躺在「人魚和貓」民宿舒服的床墊上猶豫在這樣的天氣下還要按照原訂計畫去住傳統屋嗎?

因應蘭嶼濕熱多雨強風的海洋氣候特性,過去達悟族人發展出一套獨特的居住文化,在背山面海的緩坡上,挖出約兩公尺深的凹穴作為家屋的基地,木造的主屋多為階梯式緩升的三層,主屋的斜屋頂約與地面齊高,以低姿態對抗冬季強勁的東北季風。工作房和涼台則是杆欄式建築,工作房從凹穴半腰升起,涼台則在前庭的一側。野銀部落有著蘭嶼僅存保存最完整的傳統聚落,我們預訂的262傳統屋民宿就在這裡。

本來擔心雨這麼大,住在傳統屋裡如廁盥洗都不方便,要走出傳統聚落,到旁邊262民宿的樓房借用。好在十點多雨突然停了,久違的太陽也露臉了,好兆頭,趕緊收拾好行李,向野銀出發。

雪白、醒目的262民宿就在環島公路一側,野銀傳統聚落旁。民宿的招牌沒有張揚得懸掛在建築外,讓人一眼瞧見,而是低調得立在民宿側面,就小小一塊木板,像漂流木一樣的存在。

走上階梯,客廳裡坐著幾個正在吃早餐的人,我告知已預訂了今天的傳統屋,他們告訴我老闆住在門外。

門外?我轉過頭尋找老闆的身影,沒看見,疑惑地望向裡面的人,一男子走出來,對我比了比騎樓下的兩層建築,幫我叫了老闆,「有客人來囉」。

過了一會,裡面有人應聲,二哥睡眼惺忪得打開門,要我們等他一下,真的住在門外啊。

晚上買了鹽酥雞回去的路上,看到二哥的房門還亮著燈。跟夜裡野銀傳統部落裡那些亮著微燈的涼台一樣,在悶熱的季節裡,涼台本來就是主要的交誼和居住場所。主屋、工作房和涼台是一整套達悟人的傳統住居空間配置,而簡單的門內門外之分,倒顯出我先入為主的無知。

沿著野銀教會旁的小道,二哥帶我們到今晚要住的傳統屋。

小徑上的豬隻。

工作房面海的一側。

262傳統屋就是以前的周秀蘭傳統屋,也就是夏本˙菇瑪令民宿。

工作房面向主屋的另一側入口,二哥說這頭進出比較方便,但門還是不太高,進出都要低頭。圖中的小毛身高175公分。

工作房內,二哥已經先幫我們準備好兩人份的寢具。

這間工作房的主體木結構已經有六十多年的歷史,尾端那塊區域是後來增建的,現在放著一張圓桌和一台小冰箱,還有兩台電風扇。二哥說十月份以後這間房就不再對外出租,到時候要進行整修。

當初打電話預訂時,有特別詢問住在傳統屋的話房間能不能上鎖,當時的回應是有鑰匙可以上鎖。但是這天跟二哥拿鑰匙時,二哥說不用鎖,門帶上就好。我想即使這頭門上鎖,面海的那一側也沒得鎖,也就不堅持了。

傳統上,達悟族人的住家內部是不用色彩彩繪的。

門真的很矮,要爬著進屋。

從面海的這一側進來。

從面向主屋這一側,可以看出工作房的杆欄式結構,上層地板與地面平齊,下層多用於置物貯存。

工作房看出去的景觀。


工作房前方的這間涼台是現代改良式的。上層涼台,下層則是廁所。

廁所的地面不是很乾淨,但是馬桶跟洗手台都還ok。這件廁所內有蓮蓬頭,但是二哥說現在不能在這裡洗澡了。

洗澡要到262民宿的樓房那邊,在樓房外側有獨立的浴室可以使用。不過我們洗的那天沒有熱水,不知道是不是要開什麼開關,反正天氣很熱,也懶得再去問二哥,就直接洗冷水了。

浴室的蓮蓬頭。恩,其實沒有蓮蓬頭。

過去,傳統屋的屋頂是覆蓋茅草,不過現在都是用黑色的鐵皮或是油氈布。左上角那棟有一小塊黃色小屋頂的白色建築就是262民宿的樓房。

屋前的靠背石,弧度剛剛好,坐著好舒服。但是拉著某人坐下來,他一直碎念周圍有羊屎。看著他坐立不安的樣子,只能感嘆不是每個人都有福份可以自在得享受這方閒適。

跟達悟族的拼板舟一樣,家屋的柱條和牆板也是一塊塊拼合、連結、固定而成的。聽到二哥說十月份工作屋要整修,我很驚訝,二哥解釋,整修的只是加蓋那塊區域,木頭部分是無法整修的,要動就是整個大動了。

蓋一間這樣的家屋,從挑選木材、把木材放到乾燥、分割板材,再到完工耗費時間甚長。二哥抱怨政府有計畫要補助傳統屋的修繕,但又僅限三個月內完工並往上呈報,但是光是挑選合適的木材並放到乾燥再開始動工就要花不僅三個月了,這樣的規定實在太不瞭解達悟的建築文化。

三面銜接處。



工作房內,上方的置物空間。

部分木頭都已腐蝕。

中午過後,到東清部落旁爬了一座小山,在椰油部落吃了四季牛肉麵,到紅頭部落看八代灣的大浪,再回到野銀附近泡冷泉,一直到突然變天,又開始下大雨時,才趕緊騎了車衝回民宿。

一打開門,濃郁的中藥味撲鼻而來,爬上工作房的平台,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千里迢迢從台灣帶來蘭嶼的水藥散落一地,拖著咖啡色的藥水,從被扯爛的曼谷包斷斷續續灑到原本今晚應該讓我們安睡的床墊上。原本跟水藥一起放在曼谷包內的盒裝蛋卷被扯破,裡面的錫箔包裝袋也被扯開,蛋卷一根不剩,連渣都沒有。裝在塑膠藥袋裡的一長串粉藥也被從側邊一整條撕開,藥粉四散。

我著急地要小毛檢查行李箱的小鎖,以及背包裡的Ipad是否安在?都在!這個入侵者對財物毫無興趣?

我抱著雙膝,坐在屋內一角,瞪著眼前的狼籍。腦袋快轉,想起之前網路上有關262民宿這間工作屋因為彩繪而觸犯禁忌的幾篇文章,是什麼在作祟?或是誰不歡迎我們的到來?下一步該怎麼走?今天晚上到底還要不要住在這裡?

「要跟二哥說嗎?」我問。

「不用吧,說了能怎樣呢。」小毛回答。

「我不知道。」我試著隨便講些什麼,好平復那根本無法平靜的心跳。

小毛一邊收拾著殘局,一邊觀察還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

「我覺得不是人?」小毛說。

我睜大眼睛,等待他接下來的話。

「從種種跡象看起來應該是動物,」小毛說。

「動物?動物這麼厲害,可以把曼谷包給扯爛,還會把蛋卷的紙盒撕爛,還會打開裡面的錫箔袋?」我有點歇斯底里了。再次試著平復我那根本無法平靜的心跳,重複想像某隻山羊或是一群山羊,低著頭、沈默而堅定得不斷用羊角戳水藥包的畫面。

「應該是狗之類的」,他以為自己是福爾摩斯還是柯南,用單手,以一種緩慢而規律的節奏左右晃動空蕩蕩的蛋卷盒,再用手指抹過地面,「你看完全沒有任何蛋卷渣,連地面也沒有,這不是人力所能及,應該是狗用舌頭舔的。」

我沒有回答,但是他的話聽起來有那麼一點說服力。

自以為是福爾摩斯還是柯南的那傢伙,繼續留意現場遺留的蛛絲馬跡,終於讓他在平台上看到一個疑似動物爪子的痕跡。現場看起來很不清晰,我拍了一張照,在螢幕上放大了再放大。

提帶、蝴蝶結、拉鍊都被扯壞的曼谷包。

模糊的爪痕。


我試著說服自己去相信是動物,只是仍然隱隱感覺不安,眼看天快黑了,我催促小毛快去樓房那邊洗澡,快點回來。我依舊縮在工作屋的一角,抱著雙膝,死盯著手中相機的LCD螢幕。

不知過多久,面海的那一側有聲音,我轉頭,正好看見一隻狗從門縫中探出頭來,牠一看到我,立刻調頭跑走。

我從靠近主屋的那一側衝出去,繞到前面,看到涼台上站著一隻望海的狗,好像一直在那裡守護著些什麼。但是再怎麼裝模作樣也瞞不住我的眼睛,我早就記住牠的臉,正是剛剛在門口鬼鬼祟祟、探頭探腦的那一隻。

「是你嗎?」我質問牠,牠保持緘默。

「恩,在這裡辛苦工作一整天了,」小狗轉身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超會演,我恨不得從牠屁股後面用力踢下去。

回到面海那側門,有一包一樣被戳了一個洞的水藥掉在外面,八九不離十,就是這隻壞東西。

面海的這側門沒有門栓。有人在時把兩側門打開,海風正好沿著公用過道順勢而上,涼爽宜人,離開時把門闔上,兩邊各用一根木條堵住,二哥有提醒我們要把圖片中這兩根水管插上。

今天離開時小毛就是忘記把水管插上,才讓那隻可惡的小狗闖入,怒!!!

昨天晚上睡得不是很好。因為怕小狗再度闖入,我堅持要關上兩邊的門,又把燈打開,小毛嫌燈光太亮,房間悶熱,翻來覆去,折騰了一晚上。一直到天亮以後,我們才發現原來那個燈可以轉成小燈模式啊,蠢了這兩人。

第二天早晨是個好天氣,打開兩側的門,坐在大魚包圍的前台上,邊吹海風邊看書,人生一大樂事。

路過的達悟老爺爺探過頭來說了一堆,我只聽懂「早餐」兩個字,笑著對他說「吃過了。」他揮揮手,拄著柺杖,往下走去。

落單的小山羊走上來串門,小豬仔跟著母雞走到了旁邊的空地,自顧自得在地上覓食,不知道今天的早餐,小豬仔吃什麼?


離開野銀部落時,看得到二哥在海邊開的同名餐飲店,可惜尚未供餐,只好等待下次了。


【民宿】262傳統屋民宿
地址:蘭嶼鄉野銀16號
電話:0912-284865、089-732981
網站:
http://ago262.myweb.hinet.net/http://ago262.myweb.hinet.net/

留言

  1. 哈哈哈......可憐了妳的包
    不知為什麼,只想大笑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