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大同!」之北京火車站全額退票記

(凌晨一點半的北京火車站)

2011.06

我跟妹妹的環渤海行半途而廢,妹妹在北京停留的時間多出了四天,我想她北京已經逛得差不多,抽兩天去大同看雲岡石窟好了,正好我也沒去過,很幸運的在出發前一天買到最後兩張軟臥車票。

原本的計畫是這樣,搭乘凌晨2:49的K1111次列車到大同,這是一列從瀋陽始發到太原的過路車,預計9:03抵達大同。到旅館辦理入住後,搭車去雲岡石窟,第二天逛完市區的華嚴寺後就返回北京。我們的時間不多,因為依據通常都很準的中國天氣預報,第二天傍晚大同就要開始下雨。

(事由)

雖然是凌晨出發的列車,為了避免路上出狀況,還是提前一個鐘頭就抵達北京火車站候車。夜裡的候車室人還是不少,一直走到檢票匣口前那塊區域才找到一個空位。我坐著等車,妹妹四處走走。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看檢票時間將至,卻一直沒聽到K1111次的檢票廣播,妹妹走回來告訴我看板顯示列車晚點了。到了兩點五十幾分,已經過了原本預訂發車的時間,車站廣播才宣告K1111次晚點。

我想去看看是否有宣告列車將晚點多久,與妹妹拉著行李一起走到檢票口,這時檢票口上方的兩個跑馬燈看板顯示著:「K1111次太原 03:05正在檢票 請您按順序排隊進站,6站台上車」

兩個檢票口前各排著五六個人,一個檢票口的柵欄沒開,另一個原本是開啟的,但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員面無表情得沒有讓任何人進站。柱子另一側,靠近月台那邊關起來的柵欄內,有一名工作人員正在協助一位拿柺杖的人進月台。我覺得有點奇怪,顯示檢票怎麼沒檢票呢?不過也還沒到3:05,前面的人都還在靜靜等候,幾個男子把大大的民工袋都揹起來了,應該很快就可以進去了吧,我們也就在這乖乖等著。

奇怪的是,當那位拿柺杖的人走出大門通往月台後,幾名工作人員沒做任何表示就把通往月台的門跟檢票匣口都關起來、鎖上,然後就離開了。我跟妹妹面面相覷,揹著大民工袋的人依舊在排隊等待。

抬頭一看,電子看板上已經不見K1111次,我傻傻得以為只是火車又誤點了,這種火車預計抵達時間一直向後延的情形以前也遇過好幾次。

再等一會,我跟妹妹決定先到檢票口旁、販售處前的小桌坐下。我跟妹妹說:大陸火車誤點很正常的,我最高紀錄搭過一班誤點了快八小時的火車。當時,預計搭同一班車人的陸陸續續都退票或改簽,等到火車抵達車站時,只剩下另外兩個人跟我一起上車。後來妹妹才跟我說,她很怕我一等下去就沒完沒了,所以決定先去服務台問一下火車預計抵達的時間,沒想到卻得到一個出人意料的答案:

火 車 已 經 開 走 了 !!!
火 車 已 經 開 走 了 !!!
火 車 已 經 開 走 了 !!!
火 車 已 經 開 走 了 !!!
火 車 已 經 開 走 了 !!!

當妹妹告訴我火車開走時,我立刻想到我剛剛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坐下前我有發現K1111次從候車室的候車清單上消失,我還跟妹妹笑說,誤點到清單都出錯了,這下看來不是清單出錯,而是夜半時分,我頭腦不清。

但轉念一想,似乎有什麼地方出錯了。

剛剛我們在檢票口前等待時明明就一直看錶,當時所有工作人員離開時根本未到看板所顯示的3:05,而且除了那個殘疾人,當時根本沒有其他人走進月台啊。我拿出相機回看,先確認相機紀錄的時間與車站的電子時鐘吻合,而當時幫妹妹在檢票口拍的照片證實我的記憶並沒有出錯。

火車開走了。

我們沒有時間也不願意改簽其他班次的列車,一方面是本來買的是軟臥車票,改簽通常只有無座,而且本來的時間就抓得很緊,一旦變動不但可能會遭逢大雨,還可能會卡到妹妹預計回台的時間,所以只能退票,而且我要全額退票,因為錯不在我們。

我知道這並不容易,接下來將有一場硬戰要打,Fighting!

凌晨的北京火車站候車廳。

K1111次原訂2:49抵達北京站,但誤點了。

拍攝時間:2點59分。
看板顯示:「K1111次太原 03:05正在檢票」,但是所有人都在排隊,沒有人被允許進去。

拍攝時間:2點59分。
上方的看板顯示「K1111次太原 03:05正在檢票」,但是檢票口連柵欄都沒打開。

拍攝時間:3點2分。
內側,通往月台的玻璃大門已被關上,檢票口柵欄依舊關著,本來零星出現的工作人員通通都消失了。

拍攝時間:3點11分。
四號候車室外面的看板上已經看不見K1111次列車。

(退票/規定)

先來看看中國鐵道的退票規定:

(一) 退票地點僅限購票地車站或票面發站。
【提醒】所謂的「購票地」不限於票面開車站,而是該地聯網車站皆可,例如北京站發車的票,可以在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北京北站等任一火車站退票。

(二) 旅客退票必須在火車開車前。因病或因傷而有醫生證明者,才可在開車後兩小時內退票。
【注意】特殊時期,例如春運期間退票最後期限會提早,要注意公告。

(三) 退票要收票面價格20%的手續費。
【不平等條約】不管火車晚不晚點,退票就是要收手續費。請參見網址

同場加映改簽規定:

(一)車票改簽必須在火車開車前,特殊情況可在開車後兩小時內改簽。動車組車票可不限時間改簽當日其他動車組列車。

(二)改簽只能改不同車次,目的地要相同。所改日期的車次必須已經開始發售車票,且還有剩餘票額。

(三)改簽不收手續費,多退少補。限辦理一次。

(四) 臥鋪車票改簽時,臥鋪票失效,其他附加票隨同客票使用有效。基本上,普通列車不論你買座票或臥鋪,改簽回來的都只是無座票。


(第一戰)

對手:北京站二樓,候車室值班站長。

出候車室,正是值班站長服務台,今晚值班的是位長得滿可愛、有點嬰兒肥的年輕女孩。

我跟妹妹拿著車票跟值班者說:「剛剛K1111次沒讓我們上車,火車就開走了耶。」她想都沒想,睥睨我們一眼說:「不可能,那麼多人都上車了。」

「我們剛剛聽到廣播說火車誤點時,就立刻走到檢票口,當時很多人排隊,但是檢票柵欄是關著的,我們只看到一個殘疾人從最裡面進月台。而且看板顯示3:05檢票,但是不到3:05所有工作人員就離開了。」我拿出相機中的相片回放為證,但是她的態度很不耐煩,根本沒有認真看我拍的照片。

「你們要退票或改簽就到外面找窗口,我這裡不能辦,只有兩個小時。」她揮揮手示意我們離開,很明顯不想再跟我們說話。

我很生氣,拿著相機近距離對著她的臉拍了一張,算是報復吧。轉身,拉著妹妹快速離開火車站去找退票窗口。


(第二戰)

對手:北京站外退票窗口。

走下二層,逆向走出安撿入口,半夜的火車站廣場只有零零星星的人群,有些人不知道是要搭幾時的列車,裹著被子就睡在站前廣場一隅。

東張西望,看到東側麥當勞旁有人在排隊,那裡還有個正在服務的窗口,雖然有一、二十人在排隊,我們別無選擇。隊伍兩旁有不少黃牛,一直靠近你,不斷詢問:「要去哪裡?瀋陽嗎?」

等待的過程很焦躁,睡眠不足、沒搭上火車、值班站長的臭臉嚴重影響我此刻的心情。剛剛走出候車大廳時,妹妹還突然給我下了個評語:「我覺得你不太會跟人吵架。」

這不是該說什麼,怎麼說的問題,中國人最厲害的一招就是漠視。不論你講話多有條理,不論你拿出多麼有力的證據,他們都可以充耳不聞,假裝自己沒有聽見、沒有看見,只要不給你回應,你所有的據理力爭就成為一場笑話。別人遠遠看起來,還以為有個瘋子在搗亂。

好不容易,終於輪到我們了。

「我要退票……」話還沒講完,窗口工作人員就揮手要我離開,面無表情得說「退票不在這裡。」後面的男子迅速貼到我背上,我快速閃開。

在站前廣場來來回回走了兩遍,又跑進候車廳裡詢問,終於在東側肯德基旁邊看到另一個亮著燈的小小窗口。沒有人?仔細一看,有個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正趴在桌上睡覺。

想都沒想,我大力得拍了兩下玻璃,她抬起頭,睡眼惺忪得睜開眼。

「我要退票,而且我要全額退票,因為錯不在我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睡醒,反應比較慢,這位工作人員很有耐心得聽完我們描述剛剛發生的事情,並仔細端詳了照片,然後用對講機與內部確認K1111次的狀況。

看得出來她已經站在我們這一邊,她把兩張火車票要退的錢都握在手中就等待對講機那邊的回復。可惜等了很久都沒有音訊,她又與對方溝通一次,然後很抱歉得對我們說,要先取得值班站長簽名的火車誤點證明,他才能退錢給我們。


(第三戰)

對手:北京站二樓,候車室值班站長。

搭手扶梯的時候,我重重深呼吸了幾次,又要面對剛剛那個值班站長了,必須心平氣和。呼~呼~

「退票窗口請你幫我們開一個火車誤點證明,他才能退票給我們」,我說。

她看了我一眼,從抽屜裡拿出一個小冊子,開始寫字。才寫了兩個字,她突然抬頭跟我們說:「退票要收20%的手續費,你們知道吧?」

「憑什麼?又不是我們錯,是你們害我們沒搭到火車,我要全額退票」,我說。「不論什麼情況,退票就是要收手續費,這是規定,不然你們也可以改簽」,她說。

「我不要改簽,你們的失誤害我的行程全被打亂了,而且我回台北的機票都買好了,不可能延後。」台北兩個字我講得特別大聲且清晰,這是大絕。雖然我不喜歡差別待遇,但是到了關鍵時刻只能使出這個殺手鐧。

我們對望了好一會,她沒有做任何表示。

我拿出相機,換了平和的語氣跟她說,「你可以看看我剛剛拍的照片,真的看板顯示正在檢票時,柵欄卻是關上的,而且還不到3點5分所有檢票員就離開了。」我還當場拍了一張旁邊的電子時鐘,證實我相機的紀錄時間跟火車站時鐘的時刻是一致的。

她終於拿起話桶向其他人詢問:「剛剛K1111次有人上車嗎?」,這下她知道要問了,可見我們第一次問她,她很直接回答我們大家都已經上車的那番話根本是鬼扯。她低著頭、刻意壓低聲音跟話桶那邊對話,夜裡的候車廳很靜,聽得還是很清楚。

「可是有兩個軟臥的……你們知道有兩張軟臥嗎……那怎麼……」,她說。

「我有證據~我拍到照片了~」我說得非常大聲,要讓電話那邊聽得到。

「對啦,他們有拍照片….」,她無奈得跟對方這樣說。

經過幾通電話聯繫,她最終同意簽字讓我們原價退票。這時她笑容可掬得問我能否留下手機,等白天,也許站方會打電話向我確認一些狀況。我答應了。

回到退票窗口,順利拿回全額票款。

在站前廣場閒逛時,我的手機響了,是剛剛那個女孩,用甜美的聲音詢問我是否順利取得退款,並歡迎我多多搭乘中國鐵道。然後她問我:

「剛剛拍的那幾張照片你還保留嗎?」

「當然,這可是難得的經驗,第一次遇到火車就在我們面前開走了耶,」我說

「可以請你把那些照片刪除嗎?」她說。

「這個嘛……」這你們都知道了。

第二次回到值班站長櫃臺時,我一直盯著版上的服務監督電話。手機裡都輸好了號碼,她要是不答應我全額退票,當場就打電話客訴,只是我不清楚中國鐵道會有多重視旅客的投訴。



你們以為事情到這邊就結束了嗎?

如果你這樣想,只能說你太小看中國了。這個博大精深的地方總是能夠在旅程中不斷帶給你想都想不到的驚喜。

現在時刻凌晨四點20分,要五點多地鐵才會開,打車回家吧。

來到出租車搭乘處,欄杆外停了好多輛出租車,裡面都沒有司機。有一些人似乎也想打車,但只能跟一旁的師傅討價還價。

有一位看起來很老實的師傅問我們要去哪裡,我跟他說了後,問他「打表嗎?」「打表沒問題,但是從這邊過去打表也要一百多,不一定比較划算,」他誠懇得望著我。

我哈哈大笑:「騙人也別這麼離譜,我兩個小時前才打車過來只要三十元。」這些逗留在車站附近的師傅多半都是以坑人為業,我們還是去吃個早餐再搭地鐵回家吧。

先到麥當勞。

走道右側的椅子被搬到桌上,左側的桌子都被不點餐只睡覺的人佔據著。繞了一圈發現沒空位,搬下其中一張椅子,準備去點餐。餐廳經裡突然衝過來大聲指責我不該這麼做,我莫名其妙得問她:「我要吃東西,現在都沒有其他空位,我不能坐這裡嗎?」她還是很兇,我覺得有點好笑:「他們不點餐坐著睡覺可以,我要用餐不可以?」

她粗暴得把椅子放回桌上,拍手驅趕睡覺的人,我決定離開這家莫名其妙的店。

還好隔壁有一家永和大王,也不少人在這邊小憩、做自己的事。半夜服務員不多,一開始還找不到人幫我們點餐,後來人來了,可惜這時間可以選擇的餐點很少。

最後叫了一碗小餛飩,這味道真是平淡如水。

不過經過一晚上的折騰,平淡也許才是福,我現在只想回家好好睡個覺。

Related Articles

3 則留言:

  1. 覺得好辛苦啊~~
    在中國旅行總是會遇到那麼多莫名其妙的事.....

    回覆刪除
  2. 是個練習修身養性的好地方~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