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的日子:MuiNe漁市

(MuiNe漁市,午後)

在MuiNe(美奈/泥角/內角)的短短三天,來了四趟漁市。但到了離開的那天還覺得依依不捨,如果不用離開該有多好。

網路攻略說,MuiNe漁村的最佳拍攝時間是早上八點之前,以及黃昏時的落日餘暉。

第一天傍晚,在MuiNe大街招了1路公車,穿過樹林旁有著濃濃魚露味的小村,沿著海岸公路,過了一處上坡,遠遠就看到高高的堤防下那一片海灣裡有著數以百計的船隻,海灣的另一側緩坡上座落著各種粉嫩顏色的小房子。

在台灣去過的漁港都是平面的。我心裡想著漁村,理所當然認為應該有村莊的房舍也有漁船,那應該在海灣的另一邊吧。我繼續搭公車,前行。

路旁的房舍越來越密集,海,看不見了。我不知道該坐到哪一站。公車裡,不論是司機、售票小姐還是乘客,沒有人可以跟我溝通,只能靠直覺猜想。到了MuiNe市場前,好熱鬧,下課的孩子蜂擁而上,對街有幾個背著相機的白人遊客正在跟小販攀談,也許是這裡。下車,往海岸方向的小巷鑽去。

巷道很小,路旁的平房卻家家都有自己的小院子。院子通常種一棵樹,有一個小小的高架祭壇,地板鋪著磁磚,沒有堆積任何雜物,有些人家還多放上幾盆翠綠的盆栽,正開著小花。院子裡的平房都留有平台,有的掛上了單色的布縵,隨風緩緩飄動,讓我不禁放慢腳步。走到巷底的丁字路口,三四位婦人坐在小凳子上聊天,疑惑地看著我的到來。左看右看,不知該往何處。比手劃腳加上畫圖,終於確定從這裡到不了海邊,只好折返。

看起來很近的漁村,卻怎麼找也到不了。不甘心就這麼回去,索性搭了公車回到剛剛高高的堤防邊,看海。

夜色低沈。我卻不是唯一一個坐在堤防上看海的人。

月光照在海面上,燐光點點。海灣深處,停泊著很多像小小生日蛋糕的船隻,靜靜地,彷彿在等待些什麼。海裡有一個人,雙手握著木槳,站在小小的圓船內,或者應該說大大的籮筐裡,邊轉邊破浪前行,直到完全沒入無盡的夜色裡。

(遊客與漁婦)

回旅館查了很多網路文章跟照片,才發現原來堤防下的那段沙灘就是漁市的所在。這裡的水域淺,大船無法靠岸,漁民以籮筐船作為接駁,在岸上進行漁獲交易。

漁民夜間捕魚,每日早上八點前,是漁市最熱絡的時候。可以看到漁婦走進海裡,等待滿載而歸的親人。雖然在MuiNe的兩天我都起了個大早,但第一天浪費很多時間在跟旅館租自行車,第二天又被冥頑不化的公車擺了一道,總之兩天早晨我都是超過八點才抵達漁市。

(岸邊的漁婦)

(洗滌)

MuiNe海岸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應該就是可愛的籮筐船。圓圓的籮筐船直徑大約兩米,沒有安裝發動機,以竹編成,外層塗了油漆或柏油以防水。

不管坐了多少人,一艘簸箕船只需要一個人、一支槳。

在海邊,我一直盯著那些破浪而出又滿載而歸的小船,百看不膩。

我不清楚人工協助籮筐船的前行是不是該用「划」這個動詞,握著木槳的漁夫,看起來只是在同一個位置左轉右轉,小船竟然就神奇地不斷向前推進。

水淺,機動船隻無法靠岸,必須靠籮筐船來接駁,也會利用籮筐船來協助灑網。

小小的一艘籮筐船可以坐好多人,我看過最厲害的一艘小船擠了八個成年男子。

每艘返航的籮筐船,總會有一個人提著一只銀色的鐵箱。

(整理漁網)

除了籮筐船,漁市岸邊最多的就是這種傳統木船。兩頭尖尖的木船,有著優美的弧線。船隻維持著木材的原色,只在兩側的弧線上端塗上黃色的線條。船頭的紅色區塊內,繪著兩隻長橢圓形的眼睛。這些小船的長相跟鄰近國家的人民一樣,雖然相距不遠,但是一國一地的長相似乎就有著某種相似的特點,MuiNe的傳統木船是屬於可愛的瞇瞇眼。

木船頭頂的內側頂著一塊元寶狀的紅色木板,中間繪著太極圖樣,不知代表什麼。

(漁市交易)

魚販子開來卡車到岸邊收貨。可見除了堤防上的階梯外,一定還有其他路可以通到這裡。

(漁市交易)


(整理漁獲)

(整理漁獲)

瞇瞇眼木船休息的時間,就是岸邊漁婦忙碌的時刻。

(過秤)

負責督導漁婦整理漁獲,並清點過秤的魚販子看起來很嚴厲。我在旁邊拍了幾張,被發現了,她轉頭,面無表情得瞪著我,我心頭一驚。

笑了,但我還是有點忐忑不安。

漁婦經過時不知道說了什麼,兩個人笑開了。

魚販子轉身擺了一個特別的pose給我,換我哈哈大笑。怎麼這麼可愛啊~

(賦歸)

(望海)

(閒聊)

(等待)

(曬魚)

第一個來到漁市的白天。轉頭,看到整片堤防上鋪滿了銀光閃閃的小魚,傻住了。太美。傍晚,漁婦過來用掃帚將這些曬過的小魚整理進一個個籮筐內。


牽罟。婦人、孩子全都出動了,

不知道從那邊來的,海邊竟然出現幾隻散步的鴨子。

從一堆像垃圾一樣的東西裡,找出有用的寶貝。

(整理漁獲)

表情很可愛的魚。

(去殼取肉)

這段海灘上,佈滿著五顏六色的貝殼渣。

(碎冰)

(碎冰)

(滾輪軸入海)

(眾人齊力將木船拖上岸)

這張圖可以看到木船尾端有著螺旋槳。

(排隊上岸)


(修補漁網)

(修補籮筐船)

最後一天上午,再度來到漁市的岸邊。雖然很捨不得,但是我還是得離開。任性的右腳拖鞋不惜自我了斷,也不肯跟我離去,只好將它留在海邊。

我光著一隻腳,從沙灘走上階梯,回到公路等車。從柏油路、泥土路、水泥路、草地、磁磚地,好不容易才走回暫居的小窩。

當我站在路邊等公車時,好幾輛迎面而來的單車騎士和摩托騎士,先是睜大眼睛,接著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有兩位騎士熱情得用手不斷指著我的腳丫子,應該是在提醒我注意自己的鞋子不見了。我尷尬地對著他們傻笑,心裡困惑:難道這世上真有人可以迷糊到掉了一隻鞋子而不自覺嗎?

我彆扭地轉頭,覺得自己糗斃了。

轉念一想,今天的我應該帶給MuiNe人很多歡樂。就像我愛MuiNe一樣,MuiNe也愛我吧。我希望。



更多MuiNe漁市的照片~

Related Articles

2 則留言:

  1. 照片很漂亮。
    不能去坐坐那種船嗎?

    回覆刪除
  2. 籮筐船可以坐啊,有這種行程。據說坐上去很容易頭昏。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