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靖】住宿塔下村月半灣旅館(裕德樓)

在南靖的兩個晚上住在塔下村的裕德樓,這間土樓目前被列為縣級文物單位。

裕德樓最早建於1802年,1926年被軍閥放火燒毀,直到1972年才由宗親出資重建。因為當時需要住房的宗親只有六戶,所以土樓就建了一半,另一半土牆內只有單層的公廳而沒有搭樓。

從北京直飛廈門機場,從機場搭車至廈門火車站。在火車站寄存行李箱後,轉公交車到濱南長途汽車站,再從汽車站搭客運直達南靖縣城,最後從南靖縣城搭擁擠的中巴抵達塔下村口時,天色已黑。

中巴師傅正好是塔下村人。車行至塔下村前一站、河坑土樓群時,所有人都下車了,連隨車的售票大嬸也回家了,只剩下我跟師傅兩人。

「一個人來旅遊嗎?」路況不是很好,車身搖搖晃晃,師傅大聲地問。
「對啊。」我也大聲回他。
「房間訂好了嗎?我有認識的可以幫你介紹。」手握著方向盤,回頭看了我一眼,師傅又說
「喔,謝謝你,但是我已經訂好了。」其實根本沒訂,我知道塔下村很多民家都有提供住宿,想來這邊再作決定。對於陌生人熱情的介紹,我通常都存著戒心,一方面也是因為透過人介紹就很難拒絕,我希望多留一點選擇的餘地。
「是哪一間啊?」師傅問。
糟糕!該怎麼回答?我哪記得什麼客棧名稱?
「是哪一間?」師傅又回頭問了一次,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狐疑。
「圍裙樓!是圍裙樓!」我只記得這個名稱,就脫口而出希望堵住他的嘴。
還好,成功了,他沒有繼續追問。

到了塔下村口,車子就停在路邊。下車時,師傅說要離開塔下村也是到這邊搭車,還給了我一張名片。

馬路對面有一間孤伶伶的雜貨店,留著一盞燈。再往前一點的高台上,有一間小廟和一棵大樹,很典型的中國村落村口的樣貌。聽得到嘩嘩的溪水聲,遠處,似乎還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土樓,但是黑漆漆的,很暗,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往何處去。

師傅也下車了,他走到我身邊要我跟他走,他帶我去圍裙樓。我遲疑得說:不好意思麻煩你。「沒事,順路」,他說。我只能跟著。

走在彎曲的土路、石板路上,跟高大厚實的土牆擦肩而過,抬頭看上方小小的屋簷,深呼吸一大口氣,我喜歡泥土的味道。過了橋,到了河岸的另一邊,繼續走。夜裡的塔下村,很暗,很暗。透過溪岸的微光,看得到一些客棧和餐館的招牌,但看不出還有沒有在營業。老人坐在自家土樓的大門前,跟走在前面的師傅打招呼,我警戒得注意周遭的環境。

「要到了,就在那裡,」師傅指著前方。
「真的嗎?」我很開心的,拉近距離。

「這裡面有兩間客棧,兩邊不一樣,你訂哪一個?」走進裕德樓時,師傅突然問我。天啊!我只知道有一個圍裙樓,卻不知道裡面有兩間客棧。還好已經進了土樓,土樓兩側果然寫著兩間不同的旅館名稱。

迎面而來一個男子,師傅跟他打招呼。我用連珠砲的語氣跟師傅說:謝謝你帶我來這裡,我知道我訂的是哪一間。話一說完,馬上轉身走向土樓的另一側。一個笑瞇瞇的老先生站在那裡等我,似乎是另一間旅館的主人。不過,他不是張老師,在網路上很多人分享過的應該是隔壁那間,但無所謂,閃躲是我的習性,來到這裡就當作是命運吧,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裕德樓裡面的兩間客棧,進門左半邊的是圍裙樓客棧,右半邊是月半灣旅館。我住的是月半灣旅館四樓的三人房,房間非常原滋原味,沐浴要到一樓的公用衛浴,張大叔有提供一個尿桶方便夜裡應急,還有一盞燈,因為土樓的樓梯間沒有燈。

房間很簡單,價格也很便宜,一晚含早餐,張大叔只收我35人民幣。我本來以為圍裙樓客棧的房間裝修得比較好,價格也比較貴。不過後來上網查詢才發現,月半灣旅館也有裝修過的房間,甚至有的還有獨立衛浴,不知道是不是張大叔看我很寒酸,所以沒有介紹給我比較貴的房間。

夜裡,裕德樓的迴廊。

我的房間。後來張大叔拿來了乾淨的床單、棉被跟枕頭。

窗戶的形式很有意思。

公用衛浴。

早晨起床,從房前往下窺視土樓內的日常生活。

土牆的那一側,只有半圈平房。

院中的半月形天井,和左右兩口水井。

裕德樓內的兩支樓梯之一。

一樓的起居間。

免費的早餐,豆漿跟包子。

看著陽春的早餐,我本來跟張大叔說不用了,我不習慣吃早餐。但盛情難卻,還是喝了一口豆漿。但不喝還好,一喝驚人。超級好喝的,非常特別又香醇的味道,我一連喝了兩大碗。


在樓內散步的雞。


裕德樓的公廳。

裕德樓頂層的杉木支架。

迴廊。


裕德樓外觀。

爬上附近的小山坡,遠眺裕德樓。有像圍裙嗎?

本來一座土樓只有一個出入大門,裕德樓卻被張大叔多開了一個側門。

要離開塔下村了,張大叔笑瞇瞇得跟我揮手道別。


【旅館】月半灣客棧
地址:福建省南靖縣書洋鎮塔下村裕德樓
電話:15859613576、15892033929
網址:http://www.ybw-hotel.com/index.htm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