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蒙難記

世博會前,整修一新的外灘重新開放了。跟著人潮前進。

有很多花。

浦東的高樓群。

漂亮的老房子。

有很多座椅。

外灘天文台。

一樓是外灘歷史陳列室。二樓是咖啡店,要消費才能上樓。

我邊走邊拍照,沒注意到地上有的洞,一腳就踩進去……

我後來才發現那段路,每隔一兩公尺就有一個洞,但只有我掉進去的這個洞沒有警告標示。我的運氣真的很好。

當場血流如注。腳底都是黏乎乎的血,好噁心。

回到旅館,稍稍止血後,貼了ok繃,本來打算按照原計畫去世博會。才搭上計程車,傷口又流出血來,只好先到醫院。

看急診前,要先掛號。

我明明只寫了我的名字、年齡和電話,沒寫台胞證號碼,電腦上竟然自動出現我的生日(其實月份錯了,但是年份跟日期都對,月份應該是誤填吧)。很可怕!嚇到我了!我一直以為他們的戶政資料沒有把台灣人建檔。

急診室。

等了兩個人才輪到我。醫生看了看我的傷口,說太深了需要縫,開了單子,要小毛先去櫃臺繳費領藥。

還沒等小毛回來,醫生就要我跟他進手術室。我看著凌亂的手術台,木板上似乎還有前人留下的污漬,不禁皺起了眉頭。

準備手術的醫生。我有仔細觀察,至少用具是消毒過的,不然我一定會奪門而出。

縫之前打了一小瓶麻醉。

其實麻醉藥是小毛去櫃臺繳完費後,櫃臺會拿給小毛,我才能手術。但是醫生先拿了櫃子裡的幫我處理,還特地提醒我,等小毛繳費回來要還給他。但是醫生明明只幫我用了半瓶麻醉,卻要小毛買了兩瓶,而且後來都拿走了。

雖然小腿沒有知覺,但是我看到醫生拿著針在我傷口戳了很久。

「沒見過皮這麼厚的,針都插不進去」,醫生說。

我小心翼翼得問醫生:這是我皮膚的問題嗎?

他冷冷得回答我:難道會是我的針有問題。

還好最後還是縫成功了,證明我是人不是鱷魚。

醫生說要打破傷風,之前開的單子,就包含兩劑破傷風。打針之前要到後棟的護理室先測試。

下班時間快到了,幾個護士推來推去,最後終於有人幫我打針。才打完針,她就跟我說她們要交班了,要我到輸液室去等待結果。

測試的地方泛起了紅疹,輸液室的護士說:你會過敏,不用打了,打了更嚴重。揮手叫我離開。小毛很不高興,探頭過去說:那打破傷風的錢應該要退還我們。

護士說都開封測試了,沒有退錢的。但是她測試只用了一點點,而且還有一瓶是完全沒有使用的。

小毛很不爽,想繼續跟她們理論,我拉著他離開,我只想要快點離開這裡。

除了過量的麻醉藥和破傷風疫苗外,醫生還一口氣開給我三盒抗生素(一盒六顆),和兩罐腳傷的藥(一罐六十顆),總共花了三百多元人民幣。

小毛覺得被坑了,回旅館的路上,一直念一直念。


雖然這不是我雙腳上曾經出現過最大的傷口,卻是第一次給醫生縫的傷口。

兩個禮拜後一天早上,腳上的小線頭自動解開,疤痕兩端的線頭像張開的雙臂,對我敞開胸懷。我與它握握手,稍一用力,整條線就輕鬆得拉了出來。

第一次自己拆線就上手。

Related Articles

3 則留言:

  1. 感覺好可怕喔
    一直起雞皮胳搭~~

    回覆刪除
  2. 好痛!!
    我看到你的傷口 全身有軟的感覺阿~~

    回覆刪除
  3. To Lluvy~
    堅強一點,拍拍~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