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秋行西北】德令哈到敦煌

圖:柴達木盆地。

旅途上,我喜歡搭乘不同的公共交通工具,跟當地人一起,緩慢從一地移動到另一地,細細品味路上的風景,聽著車上大家的交談。自從知道甘肅敦煌和青海德令哈之間有每日定期班車後,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坐看看這條經過大茶旦,翻越當金山口到敦煌的路。所以今天的重點行程只有一個:坐車。

德令哈到敦煌的長途車是每日早上8:00發車,大概下午6:00到達敦煌市區,單程車資111元。行駛的客車是中巴,只有16個可以售票的座位,對號入座。青海省嚴格規定不能超載,大部分客車都有遵守規定。車上配有兩名司機,輪流開車。

沿路上經過的地方都是植被稀少的戈壁、風蝕丘陵還有荒涼的沙漠。除了中途休息的大茶旦可以上廁所、用餐外,幾乎完全沒有上廁所和補給食物的機會。

左上圖:德令哈日出的時間將近九點,七點半出門時,天色僅微亮。
左下圖:我們搭乘的中巴。
右下圖:德令哈汽車站。

圖:德令哈到大茶旦的途中。

一出德令哈市區,荒涼的戈壁就映入眼簾,不遠處有整齊的樹林,應該是人工種植的。更近公路處有一整排新種的小樹苗,以後在走這條路時,應該就可見美麗的林蔭大道。

圖:懷頭他拉草原。遠方那是克魯克湖,是個淡水湖。

圖:荒涼的柴達木盆地,工人居住的也都是帳棚。

圖:德令哈到大茶旦的途中。

圖:大茶旦。左下圖是大茶旦汽車站。

早上11:00,到達大茶旦,這是原海西自治州首府。在這裡會停車20分鐘,讓大家上上廁所,簡單用個餐。

廁所在大茶旦汽車站後方,要穿越候車室,但是這廁所非常恐怖。其實我已經是對於各種環境接受度很高的人,但是到了第一間廁所,我嚇了一跳,整個廁所從裡到外密密麻麻遍佈各種糞便和衛生紙,連想靠近門邊都很難。

因為四下無人,我本來想偷偷到後方無人的角落解放一下,沒想到才靠近那堆雜物旁邊,竟然有個男子衣衫不整得起身,原來早有人跟我看中了一樣的地方。還好,繼續往下走,還有另外一間沒有指標,但是稍微乾淨一些的旱廁。

本來跟我們同車有幾個看似遊客的年輕人,但是到了大茶旦全部都下車了,換上一批行李都超多的民工,把整個車內走到都塞得滿滿的,很難行動。還好我跟小毛本來就準備了麵包充當午餐,不然如果太晚回來,還真不知道要如何擠上來。

接下來的路程真的是漫長而痛苦。沿路的路況時好時壞。司機一開始就跟大家說,行進的時候不要抽煙,但是就有人一直抽煙,也不會開個小窗讓新鮮的空氣進來。劣質的香菸味瀰漫在整個車廂內,讓我坐立難安。尤其是我後面幾個人越抽越兇,我受不了打開小窗透氣,他還從後方硬關上我的窗戶。最後,我忍不住了,回頭對他大吼…orz….。

圖:柴達木盆地,地上看起來都是鹽。

圖:柴達木盆地。

圖:柴達木盆地。

圖:柴達木盆地。

圖:柴達木盆地。

圖:柴達木盆地。

圖:柴達木盆地。

圖:我們行駛的道路,非常破碎。不過旁邊有一條快完工的柏油路,看起來是好走多了。

圖:柴達木盆地。

圖:柴達木盆地,天然氣管道。

圖:柴達木盆地,風蝕丘陵。

圖:下午3:30,抵達當金山口,海拔3648米。當金山口以西是阿爾金山,以東是祈連山。過了這裡,就進入甘肅省了。

圖:過了當金山口不遠,馬路邊突然出現一大群羊,在這一片荒山禿嶺間,竟然也會有牧民來此牧羊。

圖:大草灘,從當金山口開始連續下坡後遇到的第一塊大平地。在這裡停車檢查,順便讓人下車尿尿。不過四周空無一物,只有男生可以隨地小便。

圖:綠洲阿克塞。

離開大草灘,繼續向北行,又是下坡路。

我們的位置相對較高,遠遠可以看到眼前展開的那片荒漠中有一小塊青綠的月牙,難道是有名的月牙泉嗎?當然不是,位置不對,而且那是月牙「泉」而非月牙「綠洲」。

難以相信眼前所見得一切,除了行駛的道路外,眼下盡是一片荒涼。車行至平緩處,慢慢看不見那抹綠意,如真似幻,難道是傳說中的海市蜃樓嗎?

直行後右轉,終於看見前方出現樹林,寬大的馬路,行人、建築物、行道樹、交通號誌,原來這裡是綠洲,阿克塞。

圖:出了阿克塞的停車檢查站。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綠洲。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真的很難體會在廣大的荒漠中點綴的這少許的珍寶。上圖是阿克塞市區外的停車檢查站,圖最左邊還有樹林,但是才一離開市區,眼前又是這片荒寂。

圖:阿克塞到敦煌間的沙漠。

離開阿克塞沒五分鐘,景色突然大變。一座座巨大的沙山突然出現在道路的兩旁,炙熱的陽光照在沙山上呈現出各種角度不同的光影。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只能目瞪口呆得看著眼前的一切,太震撼了。

圖:阿克塞到敦煌間的沙漠。

圖:阿克塞到敦煌間的沙漠。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