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黃土地

離開校園太久,都忘記山西就在傳說的黃土高原上。

巴士駛近太原市區,遠遠就看到高高的土溝。這時天色微亮,隔窗望出去,黃沙漫天飛舞,這真的是黃土地,我們來了。

前一天晚上十一點前打車到了位於北京西三環的麗澤橋長途汽車站,準備坐夜車到太原。原本的計畫是五一早上要搭火車動車到太原,只要三小時,但是決定買票的時間太晚,我的台胞證又在出入境中心加簽審核中,無法搭飛機,才臨時決定搭六個小時的夜車到太原。

從北京到太原的巴士有兩種,普通車101元,含2元保險費,一排坐四個人(一邊兩人),非臥舖車,有空調。豪華巴士121元,含2元保險費,遠遠望去,似乎是和欣客運那種一排兩個人,一邊一人的舒服商務艙座椅。不過這兩種車並沒有分別的時間表,除了我們這種過夜車可以當天提前買票外,其他時段都是你隨時到,看當時是哪種車就賣哪種票。

左下圖:豪華巴士,遠遠看起來,一邊只有一個大大的座位。右上圖:我們搭乘的普通巴士,一邊兩個座位。

昨天中午十二點,我提前來汽車站買到的車票是23:25出發,工作人員提醒我大概11點就要先到汽車站。我買到的車票是24~26號,以一輛車至少40~60人的座位數來看,我還在想原來五一前夕從北京往太原搭長途客運的人也不太多,結果我錯了。

原來十一點報到的客運車總計有五輛,依據發車先後順序,分別有23:21分到23:25分的五班車。一開始,工作人員在上車入口處,叫著21號、22號的人先上車,我還以為是快到我們了,後來才發現是指23:21和23:22的兩班車可以先上車。

左上圖:太原長途汽車站大廳,看起來比北京麗澤橋長途汽車站乾淨多了,廁所也是。右下圖:太原的早餐。不好吃的小籠包,跟沒什麼小米的小米粥,我好想念台灣濃濃的小米粥,還要加很多很多的白砂糖(我是小蜜蜂)~

離開汽車站,先走到太原火車站去買離開太原的火車票。在大陸火車旅行真的很麻煩,因為異地購票有難度。本來打算在北京先買回程票,購票處人員說北京的配額沒了,叫我到太原買。五一長假人多,想請旅行社預定,北京的旅行社要我找太原的旅行社,從網路上找到一堆太原旅行社清單,卻無法判斷哪家旅行社可靠,也不知道哪間旅行社比較靠近長途汽車站,拿票比較方便,錢也不知該如何支付。後來請我們在平遙預定的一得客棧幫我們訂票,一張票要額外收30元代買費,我想就付吧,但結果還是買不到票。

搭汽車回北京的時間冗長,本來我希望小毛跟三姊搭5/2晚間的飛機先回北京,我再慢慢看用什麼方式回去,也許還可以順路去其他地方逛逛,但小毛堅持要三個人一起行動。我只好將計畫更正為5/2晚上先從太原到石家莊,5/3在石家莊正定古城看看,傍晚再從石家莊回北京。漫長的車程一分為二後,在路途上的勞累應該也可以分散一些。

很幸運的,在太原我們買到了隔天晚上,從太原到石家莊的動車票,二等座,一人70元。

左上圖:太原建南汽車站。右上圖:從太原開往靈石的中巴內部。

買好票,搭計程車到建南汽車站,跟早上抵達的汽車站不一樣,這是通往山西省內各地的汽車站。計程車跳表9.5元,小毛付了10元,司機卻不肯找那五角,小毛覺得他沒事先講,跟他理論了起來(當然,錢還是沒要回來)。

在建南汽車站裡買票,又是另外一場混戰。

小毛跟三姊先去找洗手間,我排隊買票。排了很長的隊伍,終於快輪到我買票。好幾個人從旁邊插隊,手拿錢就伸進去說要買票,已經等得很不耐煩,我很兇得要他們別插隊,到後面排隊,他們只是回頭對我很和藹可親的笑笑,依舊插隊買票,一點也沒有退讓的樣子。我生氣歸生氣,也不能對他們怎樣。

終於輪到我了。

「到平遙,三張票」。
「沒有,沒有票了」。我嚇到,現在才清晨七點耶。
「那今天什麼時候才有票?」
「我不知道」。你不知道,那誰會知道?
「今天都完全沒有車可以到平遙了嗎?」我不死心繼續追問。
「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會有車來,你等下再過來問吧」。我還在困惑中,就被後面的人推離窗口。

離開窗口,看著每個購票口前長長的人龍,我還在疑惑的漩渦中,小毛跟三姊回來了。我跟他們說沒有車票可以到平遙,小毛說沒關係,那我們就在太原逛逛。我不願意:那怎麼行?平遙的旅館已經預定了,都已經來到太原了,現在才清晨七點,怎麼可以放棄。

去不了平遙,就先買票到介休(剛剛我前面有人買車票到介休),先去王家大院逛逛,逛完再找車子回平遙。

又是一段漫長的排隊時間,終於輪到我了。

「到介休,三張票」。
「沒有票了」。又來了,會不會太誇張,剛剛還有票的。心已經涼了一大半。
「靈石,到靈石總有吧」這是我最後一線希望。
「有,三張嗎?」
「對。」
還好老天可憐我,在最後關頭讓我買到三張往靈石的車票,一張44元含保險費。

建南汽車站的指標非常不明確,我們拿了票到候車處卻不知道該在哪裡上車,問了服務人員才知道,往靈石的車在停車場第二區。順著指標在第二區看到了開往靈石的中巴。

上車時,人差不多已經到齊,位置剩下不多,我們只能分開坐。本來八點就可以開車,但是有一個老兄買了票卻跑到其他地方亂逛,我們只好多等了半個小時才等到他老兄回來,出發。

出發前,陪同師傅開車的人問我們,要不要走高速公路到靈石,一個人要加10元,沒人回應,他摸摸鼻子還是走一般道路。

做我隔壁的是一個臨汾人,在山東念大學,在北京做過兩年多的報紙廣告業務,後來才回到山西工作。他主動分享報紙給我,我們才聊了起來。其實還沒開始聊的時候,他劈頭就問我「台灣來的吧」?我嚇了一跳,明明上車後沒說幾句話,怎麼被認出了,笑笑點頭。

車子剛發動時,正好看到兩台標示著往平遙的大巴和中巴駛進,本來我想說服自己那些都是票被買光的車,但竟然有人主動跟我聊天,還是問問看這邊買汽車票的習慣好了。他跟我說,這裡買票就是這樣,每個窗口給你的答案都不一樣,這個窗口說沒有,你問另外一個可能就買得到。(天啊!這是什麼答案!)我後來想想,這裡很多車都是私人承包的,可以走一般道路也可以走高速公路,往返時間不一定,所以車站也無法確定何時有車。實際作法應該是車到了,依據各車有多少座位,就當場發售多少票。所以如果我當初再多等半小時去問,應該可以買到往平遙的票。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