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出發。路途迢迢趕花去


要搭火車去婺源了,有點緊張,第一次帶小摺去長途旅行耶。
終究還是沒有買後貨架,雖然已經盡全力減少行李重量,但還是有5Kg,我真的受得了揹背包騎小摺嗎?骨折剛剛痊癒的膝蓋,不知道是不是能負荷連續幾天的騎行?氣象預報說在婺源那幾天都會是小雨,騎車方便嗎?
不管了,車票都買了,硬著頭皮也要出發了。


北京到九江的火車有七個車次,但只有1625次是無空調車特別便宜,1625次的軟臥價格還不到其他車次的硬臥價格。本來沒有堅持要折騰自己,但是決定出發的時間太晚,所有的臥舖都沒有了,反正要坐硬座,就決定買最便宜的。

從北京搭1625車次到九江要15個小時,上次自己去哈爾濱玩也坐過12小時的硬座,我想應該差不多吧。但是我錯了。現在無空調車已經不多了,1625車次到4/1也要停駛了,因此買這班車的人特別多,尤其是很多沒位置的。

我提早半個小時到月台卻差點上不了火車,都快開車了,還有好幾個和我一樣有車票的人被擠在車門之外。心一橫,背起娃娃往裡面衝了去。絕對不能心軟,努力擠用力擠拼命往前擠就是了。根本就是寸步難行,通往車廂的小小走道上,放買了大包小包的行李,十幾個人就擠在廁所前那一小段走廊上,老大爺回頭說真的進不去了,不理他,繼續推就是了,生命一定會自己尋得出路。

終於擠進車廂裡,但是一車128人,我的63號座位正好在中間,唉,還有好長一段要走。所有的座位都坐滿了人,整條走道上也都是,就算人們可側身讓我過去,但是空間太小了,光是背著小摺要往前進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我只能單手高舉小摺再往前走。

「是自行車耶,是自行車」。

為了行動方便這次只有用輕便攜車袋,主要是靠背帶來負重,套上去的袋子不過是為了低調以及避免弄髒自己和他人的衣服。只是既然只能用單手舉車,袋子就半掀開了,沒有人埋怨我,但是應該有人被娃娃弄到了吧,有點不好意思,下次要坐硬座還是乖乖用原廠攜車袋吧。

好不容易到了座位,很幸運是坐兩人一排的,我靠走道。正好其他三個人也沒有太多行李,我就把小摺放在桌下。其實空間不大,小車放在那邊腳都不好伸展,感謝他們沒有多說什麼。對面是一對很恩愛的夫妻,硬座的車不好睡,老婆一直更換各種睡姿,老公都不斷配合挪移讓老婆或靠或抱只求能睡得舒服。

我把綁了安全帽的背包放在自己腿上,背包加上安全帽的高度正好可以讓我趴著睡,斷斷續續睡了幾次。一個沒有票的老太太硬擠在走道另一邊的座位上,老是把她的腳放到我位置上。另一個站著的男生,整個人側趴在我椅背上睡覺,手臂頭髮不時垂下來碰到我的頭,感覺好不舒服。


第一次在這個季節搭中國的火車。到了長江沿線,鐵道邊有一片又一片黃澄澄的油菜花田,原來不用到婺源就可以見到這麼多油菜花。田中看得到墓,墓上高掛著很多紅紅的飾品,是因為清明將至吧。

在開往九江的火車上,心揪著,很想奶奶。大學有一段時間很想做奶奶的口述歷史,但是不想去面對奶奶漸漸變老的事實,拖著拖著,再也沒有機會了。

那天在論壇看到別人討論婺源,才知道這個被稱為中國最美鄉村的地方(雖然應該是因為江澤民才大紅大紫的…),之後又意外發現原來婺源屬於江西上饒,舊版身份證上我的祖籍,所以就打算到婺源騎騎車,順便還可以去老家逛逛。沒想到爸不知道老家在哪,連陪奶奶回去探親兩次的小姑姑也不記得位置,很失望,但還是決定要來感受一下那鋪天蓋地的金黃春色。


第二天中午到達九江火車站,直走右轉就是公交車站。九江的公交車都破破舊舊的,搭公交車15號到長途客運北站,正好趕上到婺源的客運車,80元,路程三個小時。車子很新,途中還有播放電影和歌廳秀。


婺源的景點可以區分東線、北線、西線三條,從九江到婺源是走西線到縣城。

今天一直下雨。出發前看了婺源的氣象預報,這幾天好像都會這樣,只有明天會是晴天,打算今天直接坐車到有著壯觀梯田油菜花的江嶺,明天起早看花,之後再開始騎小摺。

出了婺源長途客運北站,偌大的街上沒什麼人,站前停了幾台麵包車和摩的,司機都站在一起聊天。同車有一位獨行的背包客,本來想問問他要去哪裡,但是他走得超快,瞬間就消失在我眼前。

在站前發呆時,有一個摩的司機來跟我攀談,問我要去哪裡?我問他去江嶺多少錢,開什麼車?他說他騎摩的,到江嶺收我80。「自行車可以載的」,他再三保證,絕對沒問題,綁在車後就好。我搖搖頭跟他說太危險了,自行車這麼重,現在又下雨了,我不敢坐。他一直試著說服我,我堅持,他改口問我要不要搭他朋友的轎車,150元。我走離站前,跟他說不用了,太貴了。他要我自己開個價,看了一下他,「那就跟你開的一樣80好了」,他說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時候來了一台綠色的計程車,我招車,問師傅到江嶺多少錢,師傅說一百元,我說行,打開車門。

摩的司機拉住我的手臂不讓我走,他叫那個司機離開,說我是他的客人,還在跟他談。我回頭對他說,我不可能做你的摩的,你朋友的車又太貴,我不考慮,更何況我也沒看到人。他說,他就在客運站裡面,他打電話,一分鐘就可以出來。我說不要,我就想坐計程車。

摩的司機說到江嶺不可能只要一百元,計程車司機是惡意跟他搶客人才開這個價格,我不理他,既然他不讓我上車,我就走到另一邊又上車,他又趕過來,還一直罵計程車司機。我趁他罵人時,又跑回另一邊帶著娃娃坐進車裡,要司機開車。沒想到那個無賴乾脆整個人擋在計程車前不走,硬要計程車司機給他10元他才肯離開,後來甚至打開駕駛車門,作勢要打人。

制止不了,我只有帶著娃娃下車,走對對街,那個無賴又跟著我,說如果我搭別的車他不管,但是要搭那台車就是不行。那台計程車本來在附近想來接我,但看到無賴不走,後來就載了別的客人。

我站在路邊等車,但是都沒看到其他計程車。那個無賴又走回長途客運站前,但一直遠遠盯著我。我索性打110報警,公安還蠻專業的,聽了我的狀況就叫我在原地等,他立刻派公安去處理。

等待的時候,有一個人主動問我要去哪裡?我說江嶺,他說他要回江灣,可以順道送我過去。我問他收多少錢?他說因為他本來就要經過曉起回江灣,所以就收我曉起到江灣的車資50元。看他人還不錯的樣子,我說好,但是因為公安在路上了,所以我要先跟公安講一下情況,就請宋大哥先上車等我。

等了五分鐘公安都沒到,不好意思讓宋大哥等太久,決定先走了。上車後就一直和宋大哥聊天,公安連續打了三通電話我才聽到,他們很關心我的情況,我說沒事了,謝謝他們。

婺源東線的風景真的很美,筆直的道路、青山綠水、黃澄澄的油菜花。宋大哥說婺源這邊其實治安很好,畢竟是相對富裕的地方,那個摩的司機其實也不會做什麼,只是想多賺一點。宋大哥之前在新疆當了好幾年兵,現在回到故鄉來開店,車子是到安徽新買的,還掛著臨時車牌,應該也會到安徽申請吧。

婺源在過去屬於徽州,但是1949年後就被劃入江西上饒,但是民風生活都與安徽比較接近。宋大哥抱怨現在婺源觀光承包給三清山旅遊集團,利潤都讓他們賺去了,今年推出通票制度,遊客少了很多,但是一戶一年只分到一百多元,非常不合理。後來幾天下來,發現當地人都一直批評通票,覺得遊客根本不用花那種冤枉錢。

到達現在已經不用收費的江嶺入口,宋大哥跟我說入口旁的小村是內嶺,一般司機說到江嶺其實都只有送到內嶺,而遊客心中的江嶺其實是外嶺。從內嶺到外嶺要經過一段盤山道才可抵達。

宋大哥帶著我順著盤旋的山路前進,路不寬,層層疊疊的油菜花梯田就在身邊,我的心情也跟著飛揚了起來。來到一塊稍微平坦的地方,粉牆黛瓦的小村就在前方,到了。


一下車,宋大哥到和諧山莊找他認識的老闆,正好今天有一群北京來的師生住這,已經客滿了,老闆幫我安排住到他岳父家,一晚25元,是一個在蜿蜒巷弄間的徽派老宅。

昏暗的老宅,挑高的門廳,八仙桌上還掛著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的畫像。走上二樓,由內部看起來是木架構的低矮房間,眼光順著正中央窗戶前的曬衣杆,正好看見黃昏村色的炊煙嫋嫋。


安放好行李,回到和諧山莊。在廚房裡看到我最愛的菜心,點了一個菜心炒臘肉當今天晚餐,好好吃,只要有菜心我就覺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吃完飯,天色已全黑,我已經認不得回去的道路,外面還下著雨。胡老闆帶我回去,又借我一支手電筒。晚上一個人在老宅二樓,樓下看電視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老房子的隔音真不好啊。

這次來旅行,第一次沒帶書也沒帶電腦,所以早早就睡了。早上起來睡得好飽,但是昨晚卻做了一個有關老宅的鬼故事,可清晰了。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